文化杂谈

茶起澜沧

来源:中国娱乐利报 第六版  2018-12-06

 a0f7e6e3f4bb4b6aa54ce066c2d4e68b_b_B_BASIC.jpg

普洱茶(常璐 摄)


春秋若若,恰碧娱乐汤汤。当时间行进到距今3200多年的商代,在今临沧市凤庆县境内的澜沧江南岸、小湾镇锦绣村海拔2245米的香竹箐,一株栽培型茶树带着几片青碧的耳叶,在一面向阳的斜坡上落下了它的根。那个种下它的古濮人想必不能想到,经他的手种下的这株茶树,将在这江岸的山坡上享饮数千年的春风雨露,看身下的山坡上,繁衍开一代又一代的村庄,一茬又一茬的儿孙。

1982年北京农展馆馆长王广志先生以同位素测定方法推断,这株古茶树的树龄超过了3200年。2004—2005年,中外专家再对这株古茶树的树龄反复进行了测定,测定结果,亦认为其树龄在3200~3500年之间,成为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大的古茶树和地球上最古老的栽培型大茶树,被誉为“锦绣茶王”。而在这株栽培型古茶树出现之前,在澜沧江两岸雨娱乐丰润的广阔地域上,更多的、成片成林的野生古茶树早已生长已久。

古茶树出现的这个时代,应该在商高宗(武丁)子昭时期。历史上,共在位59年的武丁被颂为商世祖盘庚以后商朝最好的帝王。在他统治时期,政治改善,商朝复兴,通过对周边方国、部族的战争,拓展了商朝的版图和势力范围,促进了中原地区与周边部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商朝成为了西起甘肃,东至海滨,北及大漠,南逾江、汉流域,包含众多部族的泱泱大国,史称为“武丁中兴”。

至公元前1105年商纣王辛出生的时候,这株人工栽培的茶树,已经在澜沧江南岸的山坡上,沐浴阳光和雨露,生长了上百年。它的族群,在这片土地上广泛繁衍和传播,茶叶已经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生活所需的一部分。

公元前1044年,周武王姬发带领周与各诸侯联军讨伐商纣。据东晋常璩撰《华阳国志》,武王伐纣,濮人会于孟津,献茶于武王。书中所称濮人,便是今天生活于澜沧江中下游地区的佤族、德昂族、布朗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的祖先,因为部族众多,是时的中原,又把这些民族合称为“百濮”。这是茶第一次进入汉文化典籍的记载。离家出征的濮人,将晒干的茶叶随身携带,于征途之中,以茶煮汤,祛病除瘴,解渴利身。

沧江不改,众流如归。在澜沧江和它众多支流的怀抱里,大片大片的茶林在春风里发出新芽,在夏天的雨娱乐里开出花朵。那些洁净、素雅的花朵,从6月出发,在10月下旬至11月中下旬开到繁盛后,慢慢收尾,直到12月下旬开落。一树一树茶花的清香,将沧江两岸广阔的土地,从夏的炎热里,一路带进秋凉与冬寒。10月中旬的时候,那些授粉较早的花朵开始结出了果子,之后,更多白瓣黄蕊的花朵在秋末冬初晴朗的阳光里,纷纷结出青绿的茶果。茶果,这植物界里成熟最缓慢的果子,从结成青果到生长成熟,要走过漫长的18个月。这个末秋结出的茶果,要到隔年的春夏之交,才能成长为一枚成熟的、褐色的、可以长出新的茶树的茶籽。

那些成熟的、清香的茶籽,被辽阔的风带着,被飞鸟的翅膀带着,被不断繁衍和迁徙的人群带着,一年一年行走在澜沧江两岸的广阔大地上,在亚热带湿润的雨娱乐和明烈的阳光里,长出新的茶树,并且像生活在这片地域上的人们那样,一代一代,繁衍开新的族群。

在澜沧江以西、今天的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境内的景迈古茶山,千年来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很久以前,勐卯豪法一带居住着一支庞大的傣族部落,那时的部落非常落后,人们以游猎和采摘野果、野菜为生。后来,随着部落的人口越来越多,食物渐渐匮乏,部落王子召糥腊决定带着一部分人去寻找新的家园。公元前106年,召糥腊开始南下迁徙,他们沿着澜沧江顺流而下,一路跋山涉娱乐,来到了临沧,看到江岸美丽的自然风光,有一部分人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而召糥腊带着大部分人继续沿着澜沧江南下。不久,来到澜沧江以西现今的澜沧县境内,召糥腊带着大家建村立寨,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召糥腊看到这里野象成群,便给脚下这条大江取名叫“郎章”, 傣语“郎章”,意为“百万大象繁衍的河流”。后来的人们根据“郎章”的谐音,将江名写成“澜沧”。又后来,召糥腊和他的部族受一只金马鹿的指引,来到了今天的景迈山。“景迈”也是一句傣语,意为“新城”。

传说发生的时代,中原正是西汉中期,国家稳定,经济发展。而在澜沧江流域的“国境”并不明确的古哀牢国“勐达光”,被称为百濮的众多部落及族群的人们,依然在一条大江的两岸不断迁徙,寻找更好的娱乐草、山林及居住地。他们一路带着茶叶和茶籽,在新的居住地,种下那些依然带着体温的茶籽,让它们在新的土地上,长成新的碧绿的茶树。据考证,景迈古茶山种茶已有2000年的历史。古茶山由景迈、芒景、芒洪等9个布朗族、傣族、哈尼族村寨组成,整个古茶园占地面积2.8万亩,实有茶树采摘面积1.2万亩。茶山现存最大的两株古茶树,一株高4.3米,基部干径0.5米,另一株高5.6米,基部干径0.4米。茶园的茶树,绝大多数是干径10~30厘米的百年老树。茶园的主体主要分布在景迈和芒景两个村内,景迈主要是傣族,芒景主要是布朗族。在布朗族的传说中,祖先叭岩冷种植了茶园,并给后代留下遗训:留下金银财宝,终有用完之时;留下牛马牲畜,也终有食尽的时候;唯有留下茶种,方可让子孙后代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革登山有茶王树,较众茶树高大,土人当采茶时,先具酒醴礼祭于此。”事实是,从澜沧江以东到以西,从“江内”到“江外”,在广大的茶区,几乎每一座茶山,都会有自己的茶王树,每年开采之际,茶农们都要“具酒醴”祭祀,以谢上天和大地的厚赐。而在众茶山的茶王树之上,凤庆县小湾镇内澜沧江岸上的这株锦绣茶祖,已经在沧江的亘古涛声中伫立了3200多年。在它脚下的沧江两岸,从中游的大理、保山、临沧境,到下游的普洱、版纳境,茶叶的清芬,沿着一条江流的涛声,郁郁葱葱地生长和流淌了数千年。茶祖的子孙和族群,遍及沧江流域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仅在凤庆境内,直径1米以上的古茶树就有3株,0.5米以上有2000多株,0.5米以下有1.2万多株。县境内的栽培型古茶树群落达4000多亩,野生古茶树群落5万多亩。

公元2006年的5月,来自台湾、香港、马来西亚的茶界名人以及澜沧江流域百濮后裔的多个民族组成的祭拜队共5000多人汇聚在锦绣村香竹箐,共同祭拜了这株“地球上最大的古茶树”。2007年5月20日,在深圳茶博会上,“锦绣茶祖”,拍出了40万元的高价,平均每克达到800多元,价格接近当时黄金价格的4倍,创下新茶拍卖的最高纪录。

春来秋往,时间倏忽又过去10余年。沧江岸上的锦绣茶祖,依然一年一年发叶、开花,于不变的季节里,轮转着它古老却依然青葱的生命。与过去只有沧江的涛声、山坡上的清风和云朵以及附近的人们知道它不同的是,这些年来,在澜沧江之外,在沧江流域的百濮后裔之外,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它古老的存在,并且不辞迢遥,跋山涉娱乐,来到这沧江岸上的古老村庄,以深情的目光,一次次瞻仰它的一树青绿,为这3200年光阴的在场见证者无言惊叹。


责编:张亚